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第二百零六章 翻身

    可依旧低着头,打扫盆边的落叶。

    呦,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四姨娘一进来,夸张的喊了一声。

    你说什么招弟一向小媳妇样子,四姨娘都怀疑莫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招弟干脆拄着大扫把,冷冷的看着四姨娘,刚才你不是也在大夫人屋里,现在却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四姨娘一听立马领会,自觉得招弟这失了面子恼羞成怒,本来被骂的有些不高兴的四姨娘,此刻却是满脸的笑容,这大夫人在气头的话怎么作数,您毕竟是夫人,怎可这般有失体面。

    招弟似笑非笑的看着四姨娘,你的意思是,可以不听大夫人的话了

    招弟看了一眼四周看好戏的众人,我也算是初来,竟然不知道余府是这样的规矩,明日给大夫人请安,我一定当面讨教。

    你,你胡说的什么四姨娘虽然敢在招弟面前骄纵,可却不敢闹到大夫人跟前,你别不识好人,我这不是可怜你。

    可怜招弟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陡然抬高声音,我堂堂的当家夫人,用你个上不了台面的妾氏可怜

    你再说一遍,常氏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四姨娘暴跳如雷,本来好捏的柿子突然反扑,自然会惹的你发狂。

    话音刚落,招弟照着四姨娘便是一巴掌。

    余家诺大的家业,规矩便是首要,我是妻你是妾今日我便好好的教教你尊卑有序说着,才起扬起手来。

    可这次还没有落下,却让四姨娘在本空中拦下,常氏你竟然打我,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

    招弟用力的扯自己的胳膊,可是却被四姨娘拽的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招弟的眼微微一冷,啪用空出的另一手,照着四姨娘的脸又是一巴掌。

    你这是要与我比家室我外祖母是得了贞节牌坊的夫人,我姐夫是正四品伏波大将军,我嫡亲的长姐在州城是数一数二的富商,那一个提出来不比你一个庶女强

    招弟的手猛的用力推了四姨娘一下。

    四姨娘没有防备,愣是让人招弟将手收回。

    说的好李威在一旁帮着招弟撑腰,昨日招弟那一副受气媳妇的样子可把他给憋气坏了,如今这架势才有正儿八将大家夫人的派头。

    四姨娘还是第一次在一个下人面前丢脸,常氏,你会后悔的

    招弟轻轻的摇头,你还没有学会规矩在四姨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抓住了四姨娘的胳膊。

    看着嘴动了动应该是有什么想说的,可到了嘴边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看婢女神色不对,招弟以为是自己的妆容花了,赶紧坐在铜镜前仔细的端量。

    瞧着脸上干干净净的,便只能看自己梳的发鬓。

    在灵县的时候旁的招弟不敢说,可这梳头发她自觉能称之为擅长,可到这里最擅长的东西她瞧着也打怵,左右的看着甚至怀疑是不是显得太过于小家子气了。

    便又换了几个簪子,都是玉石的,少了黄金的富贵多了几分清雅,左右在招弟瞧来还勉强的能称之为端庄。

    夫人忙完了么招弟刚放下簪子,就听的外头有婆子喊的声音。

    忙完了,请进来。招弟赶紧将身子坐端正了。

    夫人进来的是一个略胖的婆子,进屋后看着招弟还在镜前坐着眉头紧锁,甚至连礼都没见,早些日子就听闻夫人母亲去的早,家里头没人教规矩,可是最起码的尊敬长辈您该是懂得的。

    您跟东家毕竟是签了婚书的夫妻,是正头娘子,跟外前那些只知道狐媚男人的贱货不一样,这人前往来总是要走的。

    招弟愣愣的看着婆子,她这大清晨的什么都没做便被人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心里总是不痛快的,有什么话劳烦您明说。连带着语气也强硬了起来。

    婆子倒不怕招弟板脸,冷哼了一声,如此那老奴就托大教教夫人规矩,高堂还在作为新妇必该晨昏定省在婆母跟前尽孝,您瞧瞧您,这都日上三竿了,还都大夫人派奴才来请您,这就先头夫人官家小姐也没您这么大派头。

    亏得东家一大早去给您说情,让您好赖不说也得去给大夫人敬茶,也真亏了东家的一番心意了。

    这婆子后头念叨的什么招弟都没有再往耳朵里去,一听余母等着她请安,赶紧站了起来,劳烦嬷嬷在前头带路。以夫人之尊对这婆子恭恭敬敬的。

    可越是这样反而越让人瞧不上,婆子冷哼一声连个来回话没说。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