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第六十三章 渣男

    抬头,正好看见喜弟在门框上靠着,温言煜往正坐了坐,到底是说了一句,今日,多谢你了。

    我们扯平了!喜弟自认,做不了什么愤青,今日的事情,说到底,也是因为,温言煜替她出了头。

    温言煜点了点头,一时间,两人竟然相对无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郭氏想用力的甩开温言煜,却被温言煜抓的越来越紧,温言煜是不会打女人,那也要分分是谁!

    喜弟却走过去,硬生生的拉开了温言煜,在郭氏的发难之前,将话甩了出去,与这样的人一般见识,脏了你的手!

    而后,转头看着郭氏,一脸的笑容,当然,这个温言许毕竟是父亲的孩子,我们也不会让父亲难做!不过,你说要用你的命赔罪,我倒觉得,这法子行。你今日,只要真的撞死在医馆门前,我便信了你说的话,这银子,就算母亲不愿意放手,哪怕我变卖了嫁妆,也会将这是银子给你添齐了!

    喜弟一顿,才又说道,可若是你死不了,就是为了做样子恶心别人,不说这三十两,就是之前拿走的二十两,你也得给我吐出来!

    本来温母听喜弟要答应这个郭氏,着急的扶着门框站起来,一听后面的话,这才将心放下来!

    撞死,撞死!喜弟说完,围观的人,都有跟着喊的!

    郭氏站在那里,看着那些一张一合的嘴,恨的厉害,常喜弟,常喜弟!她心里,念着这个,让人发恨的名字!

    温父这会儿也反应过来,就算是郭氏做样子,被个晚辈逼的这么没脸,就算是为了温言许,他也不能置之不理!喜弟,赶紧退一边,哪有你这么对长辈的?

    话,其实说的也不重,就是想着提醒喜弟一句。

    喜弟到底不能跟公公顶撞,不然,这有理就变成没有了,只拉着温言煜的手,在温言煜的掌心,写了一个小字。

    温言煜微微皱了皱眉头,可总是能反应过来,往前走一步,再次将喜弟护在身后,怎么,爹的意思是,要纳个小?

    温父立马瞪了温言煜一眼,你胡说的什么!

    既然不纳小,那她算的什么长辈?只不过,是年纪稍长,连人都称不上的东西!温言煜的气,自然要往郭氏身上撒了。

    这话说的难听,温父立马瞪起了眼,混账东西!抬脚,就要朝温言煜身上踹!

    温言煜将头侧着,他又不是受不了这一脚,连动都没带动一下的。

    可是,却没觉得疼,耳边,突然听见,喜弟大喊了一声,娘!

    温言煜赶紧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温母冲过来为他挡住了一脚,温父这一脚,好巧不巧的踹在温母的肚子上,温母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温父也吓坏了,赶紧给温母查看,招呼人把温母抬进屋子里去。

    有好几次,温言煜都想将温父的手给打开,可是温父毕竟是大夫,他也只能,生生的止住了这个冲动。

    温言煜抱起温母,长工抬着温母的脚,温父掐着温母的手,一众人赶紧往里冲!

    后头的郭氏也想跟着进去,却被喜弟给拦住了,娘说你没资格进这个门,你就永远没资格!你们将这门看好了,谁若是将人放出来,我这个少夫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这种是无用的人,给撵出去!

    喜弟端的起架子,几个长工,纷纷的抬起手,到底这门,也没让郭氏进来!

    温父自然能听见,喜弟对郭氏发难,可如今温母这个样子,他也不能再管,只当没听见,先把温母救醒了再说!

    屋子里头,温父给温母用了针,喜弟跟温言煜,只能在一边看着。

    等这针终于拔起来之后,温言煜立马冲了过去,拉着温母的手,紧紧的不放开。

    你母亲一会儿就能醒来!温父将针收好了,也立在了床边!

    听见温父的话,不说温言煜,就是喜弟都听着生气,人都被踹成这样了,还这么不冷不淡的说话,果然,温言煜猛地回过来了,我不原谅你!只冷冷的丢了这五个字下来!

    温父想为自己辩解几句,温母这会儿缓缓的醒来,眼睛似乎有一瞬间的迷离,看着温言煜担心的眼神,再看着,温父闪躲的表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睛才渐渐的变的清明,那个,那个温言许,多大了?声音都还有些嘶哑,可瞧着,到底冷静了不少。

    这话问的,温父的头微微的垂了下来,比言煜,小两个月!

    听了这话,温母的眼在眼眶里打转,将头慢慢的转到了一边,微微的动了动唇,想了片刻,也只说了一个,滚!字!

    也就是说,温母怀孕两个月,温父就在外面找了人!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