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第一百五十四章 面子

    是一位!没想到余生竟然只是轻声提醒了句。

    黄埔安连连点头,视线在喜弟的脸上转了一圈又转向招弟,余夫人大人大量莫与小人计较。

    喜弟一看余生这般这是故意占她们的便宜,转头领着招弟便进了城。

    李威想追上去,却被余生给叫回来了。

    宋大人,你觉得今日的事该如何处置?余生用百折扇拍着手,围着黄埔安转了一圈又一圈。

    知府有些为难的看着余生,本想说着凭着他们的关系能否高抬贵手,可转念又一想,只是因为他手底下的掌柜的已经闹了一出了,这会儿怕没那么容易善了。

    眼神微微转动,这个畜生如此糊涂应该重罚,只要余大东家能解气,怎么罚都成。

    姐夫!听知府说的这般敞亮,把黄埔安吓的浑身一哆嗦,这意思不就是绝对不会保他了?

    可偏偏知府连一个眼神都没往他身上放。

    宋大人大人灭亲果真让人佩服。余生冲着知府一抱拳头视线又转向了黄埔安,我刚才听见你屋里缺姨太太,年纪轻轻的这般放纵可不是好事,我今日也是为你好。

    接着冲着李威一招手,去了他的子孙根。

    李威抱着刀紧皱眉头上下打量黄埔安,这杀人他还擅长,可做这种活却是心里没底的很。

    姐夫救我,姐夫救我。黄埔安捂着自己下头一脸防备的盯着李威,生怕他会真的动手,而身子也一点点的靠近知府。

    知府大人也是一脸的为难,他也知道这个小舅子是纵容些,可他岳丈家子嗣单薄,连生了四个姑娘才出来这么一个儿子,自然是格外的宠爱。

    如今黄埔安膝下未有子嗣,若是今天真被余生这般处置了,岳丈岳母大人不得疯了,估计从此以后他的府上也不会再有什么安宁日子过了。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该求个人情,余大东家,您瞧。

    话才说了一般便被余生给顶回去了,若是宋大人想反悔随时可以。

    这话便是在打知府大人的脸。

    反悔自然不该反悔,这畜生不知深浅冲撞了余大东家的人怎么罚也不为过,只是,大东家是生意人,处置了他于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利益,不若暂且放了他,寻个对您有好处的法子来。知府的话是越说越慢,眼神却始终盯着余生的脸不放过他一丝的情绪变化!

    自己的意思他自是相信知府是明白的,余生的声音能做这么大,与各地官员都是有合作的,上头有什么公文出来大都会先想着余生。

    余生突然笑了起来,你这是在与我说话吗?

    听着余生这话说的不对,知府也不敢吱声只能硬扯个笑容出来陪上笑脸。

    我便说灵县那两个不长眼的东西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余生的扇子轻轻的晃动,就像是训斥自己手底下的人直接拍在了他的额头上。

    左右都是聚集的衙差,一个个都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家大人,怎在余生跟前乖巧的跟着孙子一般。

    即便知府低着头也能感觉都到两边的视线,为官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将尊严被人踩在脚底下。

    罢了,我且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便就看在你的面子上饶过他这一次。在知府不知如何收场的时候,余生突然改口。

    却是将知府给激动的连连道谢,多谢大东家,多谢大东家。

    不过。溢美之词还没说出来余生突然转了话锋,一个知府妻舅都敢在我跟前撒野若是传出来,我的脸面何在。

    不若你就在这跪着,与这来往的百姓解释解释,咱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境况?余生点了一下黄埔安的肩膀,说的格外轻巧。

    一看这架势,跟着他们的小厮也紧张起来,不着痕迹的朝她们靠拢。

    喜弟微微拧眉,却示意下头的人先莫要慌张。

    官爷。喜弟领着招弟过去,冲着衙差笑了笑。

    外地人?喜弟这一开口便被人听了出来。

    喜弟连连点头,我们是灵县的,过来走亲戚。

    来啊,把她俩带走!喜弟这边刚说完,这衙差直接一招手招呼自己的抓喜弟。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