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第一百二十五章 我的人

    莲莲不知道温言许这是要带她去哪,只在后面跟着,本来是想扶着温言许的,不过却被温言许甩开了。

    莲莲只能心疼的看着温言许,他没有手撑着墙全都是用胳膊,每走一步她的提着心。

    终于到了一个破败的院子里,估计是这家老的死了以后,儿女们都没回来就空了院子。

    里面的枯草的长了那么高了,整个院子里瞧着渗人的很。

    怎么不敢进来?温言许听着后头没了动静,不由回头来了句。

    莲莲赶紧快走了几步进来,言许啊你想做什么,你跟娘走吧娘怎么也能养的了你,省的在这里吃气!

    温言许没理会莲莲,径直走进屋子,屋破屋子也没有上锁,里头落了一沉的灰了,不过桌子椅子都还好好的。

    这屋子正好在温言许家的后头,原本温言许想着以后要是能扳倒喜弟,就把两家的院子打通盖个大房子,可现在愈来愈觉得无望了。

    想到这,温言许的眼都变成的红色,回头冷冷的盯着莲莲看。

    这样的眼神让莲莲从心底里觉得害怕,扶着门框想走,可一想到这个时候温言许除了她没有别人了,硬生生的压下了心底的恐惧一步步的走向温言许,言许你听娘劝,以后跟娘好好过日子!

    话还没说完,被温言许猛的撞在跟前的桌子上。

    莲莲没经过事却也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便用胳膊撑着想起来,言许你冷静些!

    莲莲力气大想推开温言许也并非什么难事,可碰到温言许便听着他痛苦的声音,想着应该是碰到了温言许被人打的地方赶紧把手收了回去!

    莲莲心疼温言许,可温言许对她却没有一点却没有一丝怜惜,温言许没有手所有的动作都是靠嘴啃咬!

    满心的仇恨,全都要发泄出来,一口下去不见血绝不松开!

    这个时候外头突然下起了小雨,秋日的天气卷着冰凉的凉意,拍打在破旧的门窗上。

    莲莲凌乱着头发披着外衣,坐在地上低低的哭泣。

    行了,这不都是你想要的,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温言许靠在门框上大口的喘气,莲莲对他的意思他早就看出来了,只不过他一直看不起莲莲,是的,看不起!

    所以一直没碰她,现在莲莲正撞在自己最心烦的时候,那种折磨她的快意让温言许觉得始终是那个高高在上温润如玉的少年!

    可俺,俺毕竟是你爹的娘!莲莲没上过学堂却也懂得这样做是不对的,更何况俺是天生的寡妇命!

    你想什么呢,你不会想着让我娶你吧?温言许惊讶的看着莲莲!

    这样的表情让莲莲心里一疼,她能不能嫁是一回事温言许有没有这个心又是另一回事!

    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身子的,她清清白白的跟了温言许,就算是句好话也该是能换得的。

    可莲莲始终不想让温言许为难,他看不上自己那便离他远点,只低着头将衣服穿好,你放心,俺就当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忍着心里的痛,莲莲小声的念了一句。

    就在这个时候温言许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撑着身子挪到莲莲的跟前,怎么会没发生过,万一,万一这次你怀了身孕怎么办?

    这么一说让莲莲心里一颤,她倒是很想回一句不要这孩子,可一想这是她跟温言许的总是舍不得,手放在肚子上好像觉得里面真的有个小东西喊自己娘!

    看莲莲被说动了,温言许继续说到,那你看我可怜吗?

    温言许离着她这么近,莲莲不由的将手放在他的脸上,看着满脸的伤不由的点了点头。

    我这一切都是被常氏那个贱人害的,只要你听我的,以后,以后我们就能长长远远的在一起了!温言许继续蛊惑莲莲,甚至抬起胳膊将人揽到自己怀里!

    温言许勾画的未来,莲莲心里向往,可一想到温言许竟然要自己往饭菜里下毒,她怎么也做不出来。

    莲莲拼命的摇头,不言许,喜弟跟招弟都是好人你不能这么对他们,俺知道,你媳妇对你不好,咱把她休了好了好,你以后跟俺过俺干活养着你!

    不好!温言许突然把莲莲推开了,跟你有什么好的,你只不过温家养的狗给人干活罢了,我凭什么当小狗崽,温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是我的!你要是不帮我以后咱们再没有关系!

    温言许几近奔溃的喊着的,他满心的仇恨只想着用人命来弥补。

    这样的温言许让莲莲觉得陌生,她曾问过招弟温言许是坏人吗,招弟那为难的表情却是在告诉她,温言许并不是什么好人,甚至是草菅人命的恶人。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