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第一百七十五章 伏波将军

    今年可以发好心的给她一些,明年后年了,一旦惯出这个毛病以后还会想望。

    而且一旦开了这个头那旁人会怎么想,但凡是个家里头困难的都指望着铺子,以后这生意还怎么做下去。

    既有心帮人,又可以不损坏铺子的利益,宋嫣然的法子却也是不错的,在铺子里没有旁的捷径,只要好好做活。

    听喜弟这么一说叶玄一低下了头可还是问了句,是不是宋嫣然跟东家说什么了?

    喜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若真到我跟前说什么了,我倒真瞧不上了她了。

    既要她管人,必然有她自己的一套法子,若是一点小事都要与东家说,那要她有何用。

    排新这种事我都能理解,等着日子久了你们便明白,你们三个人其实并没有冲突,只不过是各司其职罢了。喜弟抓了一把瓜子放在叶玄一手上。

    我没有。叶玄一低着头,到现在总还想着为自己辩解一句。

    喜弟无奈的点了一下叶玄一的额头,打从你一提二翠这事我便知道,是你错了。

    二翠这个人平日里的她是不爱说话,可该她做的活她必然不会闪避,既是她手底下的人今日就算不是她自己来也会陪着你,如今这

    般怕是你要铜板是假告状是真,二翠心虚自然不敢过来。喜弟干脆把话挑明了。

    这边喜弟越说叶玄一的头垂的越低。

    这般一闹总觉得她依旧跟跳梁小丑一般,说来说去也就跟之前一般都是嫉妒作祟。

    她是嫉妒宋嫣然,总觉得即便她是官小姐出生如何,知府都获罪了她顶多是个落难小姐,凭什么让喜弟另眼相待。

    如今看来却是有过人之处,喜弟刚才也说了她们三个是各司其职,也就说她们三个其实分不得高下,若是宋嫣然也如自己这般性子昨日定然来告状。

    那边失了她的本分,妄图管她不该管的东西,她一个管人犯这样的错误可是比自己要落脸的多。

    这么一想,好似心里隐隐的明白了喜弟的用意。

    那,那我先回去了。猛然间站起身子来,瓜子放回原处。

    回来。还没转身又被喜弟叫了回来。

    正好我有事要与你说。喜弟把手里的东西一放,将人拉到自己跟前,细细的讲来。

    叶玄一听的一愣一愣的,这,这还从未有人做过这样的生意。

    旁人没做过我们做,若是都做了还能有我们能剩下的吗?喜弟笑的不以为意。

    看叶玄一还没反应过来,喜弟拍了拍她的肩膀,等过了年你要忙活的事便多了,若是需人你只管提要多少我给你配多少。

    叶玄一一看喜弟是认真的,只能郑重的点头,东家放心,我一定好好做。

    来的时候脚步轻快,可等走的时候步履沉重。

    看叶玄一这样喜弟忍不住笑了一声,本来她是想等过了年再告诉叶玄一,可现在看叶玄一还有勾心斗角的心情,倒不如给她出个难题。

    这个年怕是叶姑娘过不好了。招弟剥了个橘子递给喜弟,昨日喜弟便与招弟提起了她的想法,招弟到现在还没缓过这个劲来,更何况还是叶玄一这个要亲自是做的人。

    喜弟仰头大笑,这样耳根子才能清静。

    看来今日的心情不错?余生推门进来。

    一看见余生招弟下意识的便躲进里屋了,这么些日子了她即便清楚的懂得不该对余生动心思,可每次见到他还是会忍不住有别样的情绪,既如此,倒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喜弟担忧的看了一眼招弟的背影,再回头看向余生已然没有一丝笑意。

    余东家今日可是要放我们离开?每一次余生都会过来一趟,可每一次喜弟必然问这一句。

    你想去哪我何曾拦过你?余生随口说一句,拿起旁边桌子上放的橘子放到自己的嘴里。

    喜弟冷哼了一声,余生是没有拦着自己,但会一直派人跟着自己。

    以前或许喜弟会不介意,可现在总是不希望余生的人进温家。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