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第一百四十八章 回门

    看招弟一副平静的样子的李木子的心里便觉得不痛快,哦,那你要怎么解释?

    便说盐焗事情多,东家,东家安排你得一直盯着。提起余生招弟的心里一颤,下意识的看了李木子一眼。

    李木子突然将筷子重重的放下,吓的招弟浑身一哆嗦,可,可我说错了什么?

    错自然是错,新婚燕尔东家怎么会这般不近人情,更何况与,与你们常家的关系东家怎么会插手?李木子特意提了常家而不是温家,又突然往招弟跟前凑了凑,我明日是有事可却不是盐焗的事,而是,我要纳妾!

    嗯!招弟点了点头可随即反应过来,你,你说要纳妾?眉头紧锁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木子。

    成亲尚不足三日就要纳妾,她,她这该寻什么理由与喜弟提起。

    你能不能改日?思来想去招弟也只能求李木子,只是越说看李木子的视线越冷,剩下的话招弟愣是给咽了回去。

    因为李木子之前发了脾气,不说别人在厨屋伺候的婆子一定是尽心尽力的,明明满桌子的美味,却让他一点胃口都没有。

    哗啦,李木子突然起身推翻了桌子。

    你这是做什么?幸亏招弟反应快,不然离着她最近的汤怎么也会溅到她的鞋上。

    李木子抬起手来可注视到招弟脸又猛的放了下来,我原本已经想好了,无论从前你心里有谁,你,你是谁的人,重要的是咱们以后好好过日子,你的眼里心里有我便好。

    招弟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李木子,我这便就想着咱们好好过日子。可不是你要纳妾吗,你若是过个一年半载的,说我无所出,或者是闹了矛盾了尚且情有可原,你这般让我如何与我姐解释,她好不容易过几日安稳日子,我如何忍心让她牵肠挂肚?

    招弟越说声音便越大。

    偏生她越是这么说,李木子心里便越冒火,常招弟你的心里是不是只有你姐,你的丈夫要纳妾你只想着你姐会有什么反应,你,你说你是不是有病!

    招弟被骂的有些懵,我,我不也努力了,我还想着等着铺子安顿好了,我便听你的去你的京城住!

    招弟这一说李木子身子突然一踉跄,京城?你现在便又愿意去京城了?前日夜里你是怎么与我说的?

    招弟越发的看不透李木子,你这人,我不听你的你不高兴,我听你的你还不高兴!

    你当我傻吗?李木子的声音突然抬高了,东家今日一早刚走你这就改变主意了,你就,你就这么挂念他?

    余生回京城了?

    好端端的他怎么又走了?

    招弟这一沉默在李木子眼里那便是被说中心思无言以对,外头喘气的进来今个好看的,爷要纳妾今日夜里就纳!

    李木子在屋子里又是掀桌子又是发脾气的,外头早就聚集了不少人,李木子这么一喊真有几个胆子大的进去。

    这一有人带头剩下的也就跟着进去的,能不能入李木子的眼便就碰碰运气,就算运气不好他们也不损失什么。

    这么一闹腾乌泱泱的进来了一屋子人,李木子放眼那么一扫没有一个能入得了眼的。

    不是眼睛大了小了便是鼻子塌嘴巴丑,左右没一个能比得上招弟的。

    滚滚赶紧滚!这越看招弟在他脑子里刻的就更清晰的了,李木子烦躁的摆了摆手一个人也不留。

    等等,明日让兰婆子跟领上四个丫头随夫人回门。突然李木子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立马吩咐了句。

    下头的人彼此看了一眼,赶紧退下来了。

    这院子里伺候的几个都是李木子现买的,只有管事的是从京城里带来的。

    这些管事的一个个眼高于顶自认他们京城来的比下头的高上一等,其中那个兰婆子最厉害,就是平时说话张嘴闭嘴就是下贱胚子。

    她们同情的看了一看招弟,明日可有这夫人受的了。

    招弟不明所以,只觉得李木子能亲自开口派人算是给她撑了场面,就是李木子甩袖子走人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声,谢谢。

    李木子身子一僵猛的回头,而招弟回给她的是最真诚的微笑。

    李木子有一刻失神,仿佛第一次见招弟她便是这边,明天如日,是最灿烂夺目的存在。

    李木子啪的一下打在自己脸上,突然一言不发的离开。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